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中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69|回复: 44

[原创] 【童心】永远的民间故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5-30 20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永远的民间故事
  
  说自己从小爱读书其实是不恰当的,因为我直至小学六年级,甚至从来就不曾拥有过一本属于自己的书,更没有读过一本像样的、可以称作“书”的东西,我所读的,不过只是一些报纸上零散的文字罢了。而这些文字中,我最喜欢的就是民间故事。
  
  那时候,农民们每家每户是可以享受免费订报待遇的。当然,报是统一给订的,而且只有一份,叫《红色社员报》(后来改名《吉林农民报》),每周两期。在队长家的墙上挂着一张红布,红布上面有几排口袋,口袋上写着本社各户户主的名字。报纸来了,队长就会一份一份插在里面。而从写着父亲名字的红口袋里抽出属于我家的报纸,再美美地读一篇刊在上面的民间故事,就是我那时难得的享受了。直至后来上了小学六年级,人长大了,胆子也大了,可以和同学一起骑车去三四十里外的县城,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去书报亭买一本最新的《民间故事》或者《民间文学》。
  
  民间故事,俗称“瞎话”,因为过去农民生活困难,点不起油灯(更不用说蜡烛了),而漫漫长夜又没有别的娱乐手段,所以说瞎话就成为人们的首选。而老百姓的创作能力也是惊人的,同一个故事经过万口相传,就会变得越来越精彩,越来越有滋味。对民间故事的喜爱最初就是源于老一辈讲的瞎话,什么《大黄狗》了,《傻子学乖》了,《智斗财主》了,无不听得津津有味。
  
  听得多了,也读得多了,就会忍不住给小伙伴们讲,熟悉的故事从自己嘴里讲出来,自己讲得眉飞色舞,小伙伴们听得如醉如痴,也是一种享受。我给别人讲,别人也会给我讲,这样交流下来,肚子里的故事就渐渐多起来,甚至有时候也可以在别人面前炫耀一番。在那个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极度贫乏的年代,想象奇特、情节曲折的民间故事不仅是孩子们的精神乐园,也给成年人多余精力的提供了一条绝好的发泄途径。
  
  正是由于童年的影响,对民间故事的喜爱一直延续至今。尽管如今读书的条件好了许多,可供选择的书籍也有很多。但只要有机会,我仍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能读到的民间故事。不只在报刊上看到有民间故事会将其作为阅读的首选,更是会想方设法弄到结集的民间故事,一次读个痛快。事实上,像《格林童话》《古希腊神话》《古罗马神话》《意大利童话》等,名字虽然叫童话,但实际都是搜集整理的民间故事。而诸如此类的书,大都是我成年后才有机会读到的。前不久,在一篇文章中得到有一本《安吉拉·卡特精怪故事集》很火,一搜之下得知,其书名中的“精怪故事”原文本是“fairy tale”,本意就是“童话”,其内容乃是作者搜集到的世界各地的民间故事,只是翻译者为避免读者认为此书只是为孩子们编写的童话而改了名。不过无论如何,都不影响我迫切读到它的心情;而且读后果然没有叫我失望,是我近年来读过的少有的民间文学精品,一读之下十分过瘾。
  
  如果说民间故事给我单调的童年生活带来一丝永远不褪色的亮彩,那么给我的成年生活则保留了一颗永远不老的童心。无论何时,当大多数人们随着年龄的增长致使想象力逐渐衰退的时候,我都可以信心满满地说一句:我不会那样。无论何时,我都会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心,因而使我探索的脚步永不停息,也使我本来世俗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。而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拜我喜欢的民间故事所赐。
  

评分

4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5-30 2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QQ图片20180530214515.png 哇哇,居然如空的二篇文章都是这样。咋了这是?

点评

小草,肯定是你电脑出问题啦,呵  发表于 2018-5-30 23:03
发表于 2018-5-30 2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像《格林童话》《古希腊神话》《古罗马神话》《意大利童话》等,名字虽然叫童话,但实际都是搜集整理的民间故事。

细细想来,如空老师所说不无道理。好多故事来自于民间,也正是那些纯朴的故事,使我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。拜读老师佳作,问候!
发表于 2018-5-30 23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小时候可不会讲故事,但最爱听人讲故事啦。目光囧囧滴盯着讲故事的小孩,哇,好厉害的样子,呀,好逗的故事!隔壁小吴的哥哥,爱编瞎话,现在回想起来,他吹牛的,藏在卷起来的凉席里,透过窟窿看爷爷偷点心吃,我们几个就傻呆的哈哈大笑。至于书上的故事,嘿嘿,真没人讲的鲜活灵动。
发表于 2018-5-31 1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对“瞎话”那么痴迷。如果仅仅归于当时物质文化生活贫乏,也有失偏颇,因为今天你在物质文化生活极大丰富的条件下,反而找不到让人如此痴迷的替代品了。就像相声,真是因为那时人们笑点低吗?
发表于 2018-5-31 1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时代决定了人的意识,那时风华或者正美。过去的“瞎说”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好?
发表于 2018-5-31 13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小养成了对事物的求知欲,所以爱读书,爱钻研,我深知你知识的丰富。好习惯从童年始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31 1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-5-30 21:46
哇哇,居然如空的二篇文章都是这样。咋了这是?

说明你的电脑杀毒功能强大,对我的文章自动屏蔽。我向来主张用猛药,而不是挠痒痒或者唱吹眠曲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31 1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云馨 发表于 2018-5-30 22:54
像《格林童话》《古希腊神话》《古罗马神话》《意大利童话》等,名字虽然叫童话,但实际都是搜集整理的民间 ...

看来云馨也是在民间故事滋养下成长起来的啊,握手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31 14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槐安. 发表于 2018-5-30 23:15
我小时候可不会讲故事,但最爱听人讲故事啦。目光囧囧滴盯着讲故事的小孩,哇,好厉害的样子,呀,好逗的故 ...

很励志的故事:一个从小不会讲故事但爱听故事的孩子,后来积极努力,改变自己,变成了既爱听故事更会讲故事的孩子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31 14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lvhq018 发表于 2018-5-31 10:00
我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对“瞎话”那么痴迷。如果仅仅归于当时物质文化生活贫乏,也有失偏颇,因为今天你 ...

怎么没替代品呢?年少的有网络游戏啊,年老的有肥皂剧啊……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31 1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8-5-31 10:09
时代决定了人的意识,那时风华或者正美。过去的“瞎说”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好?

民间文学有着独特的魅力,就如一千零一夜,什么时候读都是经典,真是百读不厌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31 14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字闪耀生活 发表于 2018-5-31 13:55
从小养成了对事物的求知欲,所以爱读书,爱钻研,我深知你知识的丰富。好习惯从童年始。

见笑了,小时候可读的东西实在太少,其实是错过了大好时光。有时候想,如果我小时候就有条件读很多书会怎样呢……过去的没法假设,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小时候有很多书,可能就烦书了……
发表于 2018-5-31 1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水如空 发表于 2018-5-31 14:54
看来云馨也是在民间故事滋养下成长起来的啊,握手!

是的啊,打小家里就有不少的童话故事书,还是亲戚朋友讲的那些传奇之事,哪个能离开民间故事的滋养呢

点评

我还以为就我这样呢,原来大家都是,看来是我狭隘喽……  发表于 2018-6-1 15:57
发表于 2018-5-31 1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亲切的回忆。
我也是在民间故事的陪伴下长大的,巷子里有个后生,故事讲得特别好,我们小孩子成天围着他让他讲。另外,还听过一些人讲。其中姥姥的功劳最大,下面是我写在《姥姥名叫王凤英》这篇文章中的一节,曾据此写成文章以《我在姥姥的哼唱中睡着》为题发表于《山西晚报》:

到了晚上,姥姥也不歇着。那时候,因为姥姥省城、乡下轮流住,所以就没接电灯,而是点着一盏煤油灯。煤油灯是由灯瓶、灯杆、底盘组成,灯杆和底盘是一个高约尺余的木头架子,我们叫它灯树子。一到晚上,煤油灯下,姥姥一边“哧啦——”“哧啦——”地衲鞋底,一边摇晃着身子,轻声给爬在她腿上的我呢呢喃喃哼故事:“故事故,故事底下没人住,一住住下(哈)怪(个)老师父——坐起来,我的腿叫你压酸啦!”我爬起来,托着腮帮子,听她把这我已经听得烂熟的故事一直哼下去。我倒不是为了听故事,而是喜欢听她的声音,看她灯光下的脸。她的喃喃的声音温柔、亲切,她的被灯光映照着的脸庞发着淡淡的光彩。昏黄的煤油灯下,甜蜜的喃喃声里,一老一小紧紧依偎……
   姥姥能够一个接一个地给我哼故事。其实就是一些童谣。什么“来了怪(个)谁?王三喜,骑得怪(个)娃娃布(抱)得怪(个)驴……”,什么“羊角湾,枣儿山,两口儿吃饭把门关……”,什么“狼打柴,狗烧火,猫在炕上捏窝窝……”,什么“拖锯拉锯,解板卖锯,卖得盘缠不够啦,打得娃娃黑厾儿烂臭啦……”等等,有好多呢。我真不知道姥姥肚子里藏了多少故事。每晚,我都偎依在她身旁,陪她很久很久。她不止一次埋下头来,用舌头舔我的眼睛,并且悄声细语地说:“睡吧,啊?”我眨眨眼睛,不想离开她,就说:“我不想睡。再讲个故事吧!”她问:“讲听的还是猜的呢?”“猜的吧!”她就低声念叨起来:“红门门儿,白窗窗儿,里头坐着个傻娃娃儿……”我摇着她的手,叫起来:“是嘴、牙、舌头。”她笑了,又说:“弟兄七八个,围住柱子坐。”见我半天不吱声,她就告诉我:“你看是蒜头不是?”如果我还是不依不饶,她就会又念叨起来:“们娃睡,娘捣碓,捣烂糠,喂鸡鸡,喂哈(下)鸡鸡哈(下)蛋蛋,哈哈(下下)蛋蛋卖钱钱,卖哈(下)钱钱买镰镰,买哈(下)镰镰割草草,割哈(下)草草喂羊羊,喂哈(下)羊羊爪毛毛,爪哈(下)毛毛擀毡毡,擀哈(下)毡毡卧娃娃……”她一边做活儿,一边慢声细语地呢喃着——她老爱拖长声调缠缠绵绵、柔柔和和地呢喃。常常,我听着听着,就枕着她的腿睡着了。到醒来,已是大半夜。听着姥姥轻微的鼻息声,我一点也不害怕。至今,我还能够记起姥姥那亲切、熟悉的鼻息味道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展开

联系管理员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财网站 ( 浙ICP备11029880号-1 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)  

GMT+8, 2018-9-22 13:24 , Processed in 0.119266 second(s), 32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