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中财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楼主: 千年女妖

[原创] 【童心】后院的老墙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4 1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认真读完文章,又全部瞅完评论,不得不说各位都精彩。
妖的文章语言,没得说,这个咱的佩服。至于鷃雀说那些,妖得反着理解他的典型的——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发表于 2018-6-4 19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光阴的尺子,丈量着我们一段段来路,那些看似明媚亦或灰暗,疼爱或者忧伤,都是影子里的曾经。有一种淡淡的惆怅掩盖在精妙的句子里,把祖母陪伴下的幼年时光里的快乐,以及祖母对自己的影响通过那些小物件渲染,让读者自己感觉成长的厚重。
当祖母挂在了墙上,孤寂就成了常态,那面老墙上的影子也斑驳,随时间淡去。妖成长为一个率性的辣妹子。这里有祖母的影子重叠。
沧桑感、忧伤、快乐我都读出来了。画面感也极强。其它留给别人争去吧。

点评

木有分分了,明天补上哈,草姐真是越来越会评了,眼睛越来越会看文文  发表于 2018-6-4 21:19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6-4 1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妖妖这篇婆婆,婆婆个性鲜明,语言我听来特巴适。墙内是温馨,墙外是忧伤怀念。主题表达含蓄委婉。我赞!这篇你依旧用心在写!赞!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6-4 19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上面的小照片是妖姐姐小时候吗?
笑的好甜,喜欢,怎么也看不出有辣味,倒是有几分害羞。
看妖姐姐的文字是一种享受,对花草树木的比喻,让我读了几遍。
形象,生动,细腻。一草一木都生了香,有了灵气。
影子,不停地出现,是婆婆的样子。
妖姐姐,你教教我,怎么写出这么好的文字。
问好妖姐姐,安好如初,注意身体。
看你有时睡得的很晚,千万小心,别熬夜。

点评

嘿嘿,是滴,是千年小小妖  发表于 2018-6-6 00:44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6-4 19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1这照片里的小女娃儿和长大了的脸儿没多大区别,一张脸几十年不变,说明的是纯真不变。
2这个婆婆很了不起哟,既没有重男轻女的封建陈旧,又在“护犊子”的基础技能上,添加了“赞赏”机制,苹果嘎嘣脆哟~
充满色彩的童年,才是最美丽的童年!

点评

哈哈,给小狐狸上张我今年春节的近照,看看有无变化哦  发表于 2018-6-4 19:48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6-4 19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秋实 于 2018-6-4 19:51 编辑

白天手头有事,断断续续看过几次,挺感慨的。
婆婆原来是奶奶的别称,特别新奇,看来各地方言果然截然不同。
我所感慨的,其一,妖的文字,原先是率性、恣意飞扬,这一次与以往有所不同,寥寥几笔,将奶奶的性格勾勒得特别到位,沧桑感中有着极强的画面感;其二,妖出身于高知家庭,父亲竟然如此厉害,通晓多国语言,其智商令人膜拜。即便妖一向自称不爱读书,毕竟基因在啊,所以尽管写作时间不长,以前还偏于顽劣,但现在能够静下心来,真好;其三,环境能够改变一个人,奶奶对妖妖的影响还是蛮大的,尽管尚且年幼,6岁那年奶奶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,但妖妖的脾性果然还有奶奶的影子啊,辣味也是隔代相传了,无辣不欢。

点评

嗯,每个地方叫法不同吧。看来秋秋也蒙了  发表于 2018-6-6 00:52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4 19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千年女妖 于 2018-6-4 19:55 编辑
槐安. 发表于 2018-6-4 19:46
1这照片里的小女娃儿和长大了的脸儿没多大区别,一张脸几十年不变,说明的是纯真不变。
2这个婆婆很了不起 ...

千年女妖.jpg
发表于 2018-6-4 19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
耶!
是没怎么变化呀、、、我估计你幼稚园的同学都能认得出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4 2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槐安. 发表于 2018-6-4 19:53
耶!
是没怎么变化呀、、、我估计你幼稚园的同学都能认得出你

嘻嘻,没变化就说明妖没老嘛,也真是奇怪,就是不长皱纹实话哈
谢小狐狸间接夸奖
发表于 2018-6-4 21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呵呵,小妖精家里真热闹,好像有我一个不多,没我也不少。但是我不想错过精彩,也就在拥挤的人群里,找个旮旯,自个自的看呗。
发表于 2018-6-4 2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婆婆的影子嵌在后院的老墙。夏日午后,拐杖在婆婆前面,我在婆婆后面,拖着两张小木凳,到后院老墙边几颗粗硕的老树下歇凉。阔大的树荫罩着婆婆,婆婆的影子罩着我和小木凳。刚过六十的婆婆,看着还健朗,只因肺部有问题,总咳嗽。咳一次,身子便矮一分,直到再也离不开拐杖。

  后院的墙就是一幅银幕,正在上演着回忆录,人物,婆婆和我,有点像没有色彩的皮影戏,墙上有婆婆佝偻的影子,影子里的影子是我和小木凳。喜欢这样的开篇,于是,我,开始看回忆录。

点评

刘老爷子看戏怎么会没有酒呢,来,喝起  发表于 2018-6-6 00:59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6-4 21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后院很敞阔。中央有一口废井,常年得不到阳光临幸,忧戚戚地沉睡。井沿长满青苔,隐现着翠绿的幽光。杂草躲在墙角蔓生。金银花、三角梅、牵牛花生性倔强,不肯在乱蓬蓬的杂草间屈就,从草里蹿高而出,气昂昂地。稠浓的绿叶间,红、白、紫色的花花跳入眼,经风一吹,盎然娇靓。靠近前院的墙面,一根根爬藤拉扯着上窜。有的抢占了几家的窗棂和屋檐。整座院落,牵藤引蔓,绿香扑鼻,累垂可爱。光阴的时针把红砖垒砌的院墙刺得洞洞眼眼。总觉得它会倾颓,但老墙自有它的风骨,佝偻着腰身,依然支撑起一段又一段岁月。

  老墙的上面不仅仅有影子,也有生机盎然的世界,如同曾经同样蓬勃的我们……

  杂草躲在墙角生,我以为杂草生比较准确。
发表于 2018-6-4 2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后院栖息着众多小宠物,有的长了薄薄亮亮的翅膀,常年匍匐着觅食的也很多。还有的好显摆,花丛里扑了粉,沾惹一身的魅香四处嗡嗡嘤嘤,招摇得不行。坐在婆婆的影子里,盯着它们撒欢。天太热,常担心它们没水喝。等天凉了,又恐它们缺衣少被。夜里听着蛐蛐叫,以为它们饿了,操碎了心。沉浸在它们的生活里,喜欢它们欢快地蹦跶。午后的阳光穿过叠摞的枝叶漏下,地面的泄影,让蚂蚁闪了眼,瞎了方向,在地面的罅隙不停地转悠,彪乎乎的。看乐了的我,爱用树叶逗弄它们。婆婆不跟蚂蚁玩,不知道蚂蚁有六条腿,还不知道它们是出色的建筑大师。有一次要婆婆讲“蚂蚁搬家”的故事,婆婆却说“住得好好的,搬什么家,自己玩去。”气得我对着老墙上的藤蔓泄愤,看不惯它们一副要上天的样子。玩累了,又坐回婆婆的影子,专注地看着婆婆和那黑木拐杖,听她跟张阿姨和曾婆婆神侃。那些陈谷子烂芝麻,经婆婆拨弄、晾晒后,又焕发了当初的生机。装饰着一起歇凉的闲时光。


  读到这里,依稀有了“从百花园到三味书屋”的味道,但是不是按鲁氏菜谱做的,而是小妖精特有的麻辣味,好味道!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6-4 2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,累了,明天再来……,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4 21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牛老伍 发表于 2018-6-4 21:30
   呵呵,小妖精家里真热闹,好像有我一个不多,没我也不少。但是我不想错过精彩,也就在拥挤的人群里, ...

谁说的啊,少了牛老爷子怎么行呢,我今晚准备好好喝一下。来,先跟牛老爷碰一个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展开

联系管理员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财网站 ( 浙ICP备11029880号-1 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)  

GMT+8, 2018-10-17 10:03 , Processed in 0.114796 second(s), 32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